顾长卫很喜欢给卑微的角色赋予尊严,用看似离谱的信念支撑枯萎的生命,为苍白麻木且沉重的背景空间注入强烈的戏剧色彩。从《立春》的歌剧,到《孔雀》的降落伞,再到《最爱》的结婚证,描写的都是卑微者的信念。

© 陳大鲸 | Powered by LOFTER